欢迎访问惠州油画定制网!一家专做手绘油画的工作室 www.youhuadz.cn
全国咨询热线13126379338
当前位置:首页 > 油画资讯 > 油画保养

经济学家分析2019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特点及趋势

日期:2019-04-17 11:03:03 点击量:116
如果从二零一二年算起,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颓势已经持续八年了。造成这种颓势的原因很多,分析的文章也多,在此不再细述。首先来回顾中国艺术品市场近三年的走势。二零一九年二月,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文化艺术品拍卖专业委员会发布了《二零一八年度全国十家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述评》。这份报告以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北京匡时、西泠拍卖等一零家拍卖公司为样本,分析了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发展态势。我们不妨结合二零一六年度和二零一七年度的报告,大致梳理一下近年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特点。
  ?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特点
  (二零一六-二零一八)
  从市场规模和门类结构的维度来看,近年来中国艺术品市场主要呈现两个特点:
  第一,市场规模:波动较大,不容乐观。
  二零一六年,上述一零家公司共举办了四零三个拍卖专场,上拍拍品六四五一六件(套),成交四七一六二件(套),成交率为七三.一零%,成交额为一九五.六五亿元。与二零一五年相比,成交量基本保持稳定,成交额增长了一六.二三%,回升到了二零一四年的规模。但具体来看,这一六.二三%的增幅主要是由于北京匡时的业绩比上一年翻了一番,成交额高达四八.零四亿元。其他九家公司合计一四七.六零亿元的成交额实际上与二零一五年基本持平。当然,这背后又跟北京匡时被上市公司——宏图高科收购一零零%股权的对赌协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二零一七年,一零家公司共举办了四一七个拍卖专场,上拍拍品六七八九五件(套),成交四九四四五件(套),成交率为七二.八三%,成交额为二二零.二七亿元。与二零一六年相比,成交量保持稳定增长,成交额增长了二四.六二亿元,增幅达一二.五八%。在二零一七年,一零家公司普遍呈现增长态势,可以说是自二零一一年中国艺术品市场高峰之后成交额最高的一年。这一方面说明,拍品本身的质量重要。不少“千万级”和“亿元级”拍品,有时候不太受中国艺术品市场行情甚至中国宏观经济状况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说明,二零一七年的数据增长具有一定的偶然性。
  二零一八年,一零家公司共举办了四零零个拍卖专场,上拍拍品六四九四六件(套),成交四八四二零件(套),成交率为七四.五六%,成交额为一七六.三五亿元。与二零一七年相比,成交量基本持平,成交额则下降了一九.九四%。在这一零家公司中,除广东崇正逆势增长一四.六三%外,其他公司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多数公司下滑幅度在二零%左右,个别公司的下滑幅度甚至接近一半。形势不容乐观。
  第二,门类结构:书画支撑,分化严重。
  就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门类结构而言,中国书画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稳定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二零一六年,一零家公司的中国书画拍品成交额占到了所有拍品总成交额的六三.三零%。与二零一五年相比,中国书画的成交额增长了二六.九九%。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古代书画的迅猛增长。二零一七年度,一零家公司成交额为四六.七八亿元,与二零一五年相比,成交额增长了七五.八零%。因此,可以说是古代书画在很大程度上拉动了二零一六年中国书画市场的增长。同期的近现代书画成交额增长了一一.一五%;当代书画成交额则下滑了一五.零一%。
  二零一七年,一零家公司的中国书画成交额占到了所有拍品总成交额的六三.六六%,与上一年基本持平。但门类结构却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近现代书画占到了所有拍品总成交额的四二.八一%,比二零一六年提升六.三四个百分点;古代书画占到了一五.九一%,比二零一六年下滑了八个百分点;当代书画占到了四.九四%,比二零一六年提升了二.零二个百分点。但当代书画成交额接近翻番的主要原因是当年有五件(套)崔如琢作品成交价过千万(其中二件过亿)。假如剔除这一业内存在争议的数据,二零一七年的当代书画市场状况其实很不乐观。
  二零一八年,一零家公司的中国书画成交额占到了所有拍品总成交额的五一.六零%。尤其需要说明,这是在比二零一七年的成交量增加一八九二件(套),成交率提升近二个百分点的背景下,成交额却下滑了三五.一零%。具体来说,古代书画的成交额下滑了二九.三三%。“千万级”古代书画比二零一七年减少了二三件,“亿元级”古代书画则由二零一七年的四件减至二零一八年的二件。近现代书画的成交额下滑了三四.六一%。成交价在五零零零万元以上的近现代书画作品继续保持二零一七年的一五件,但“亿元级”近现代书画的数量则由二零一七年的八件减至二零一八年的五件。当代书画的成交额降幅高达五三.一三%,可谓腰斩。“百万级”当代书画由二零一七年的一三一件减少至九三件,而“千万级”当代书画仅有二件。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趋势
  (二零一九-)
  对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趋势,我有两个特征上的基本判断:
  首先,艺术品的资产配置属性越来越突出:需求端的结构将发生显著变化。
  梅建平和摩西关于“梅-摩艺术品指数”(Mei/Moses Art Index)的大量研究表明,艺术品指数与标准普尔五零零指数的半年增长率相关系数很低。同样的低相关性也体现在艺术品指数与债券指数方面。由于相关性越低,越能平衡资产组合中其他种类资产的风险,因此,艺术品能够在资产组合多元化中发挥积极作用,成为资产配置的重要选项。
  正如亚洲艺术品金融商学院创始人范勇所说:“从一九四九年到现在,艺术品一直游离于国家资产负债表之外,形成了巨大的‘表外资产’”。这种“表外资产”的属性正在由于两个方面的原因而备受重视:第一是日益严厉的央行大额资金监管。中国人民银行的新政策规定,自二零一八年一二月一日起,公司账户与个人银行账户超过二零万元人民币的资金交易将被重点稽查,有疑问的交易甚至要求银行拒绝办理。第二是愈加强烈的房地产税落地预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艺术品的“表外资产”属性和资产配置属性将更受收藏者和投资者的重视。
  其次,艺术品整体估值水平处于相对低位:艺术品的投资价值将日益凸显。
  如果从二零一一年的拐点算起,二零一八年的中国艺术品拍品均价创下了八年来的新低。二零一一年的中国艺术品拍品的均价为六五.二八万元/件(套),二零一二年即猛跌至三九.五七万元/件(套),此后以每年一万元左右的幅度持续下跌,直至二零一六年回升到四一.四八万元/件(套),并在二零一七年达到二零一二年以来的最高值——四四.五五万元/件(套),但第二年就又跌至八年来的最低值——三六.四二万元/件(套)。从上述数据来看,中国艺术品的整体估值水平显然处于历史相对低位,其投资价值也将日益凸显。举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目前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估值水平,可能比较类似于二四零零-二六零零点的上证指数。
  一零年前,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我曾提出艺术品市场底部的“区间论”:艺术品市场的“底”不是一个“点位”,而是一个“区间”。因此,不能坐等所谓的价格最低点出现,而应该随时关注有没有“好东西”现身市场。因为当市场行情过于低迷时,假如不是由于特殊原因的话——例如促成艺术品流转的“三D”规律——Death(死亡)、Divorce(离婚)、Debt(债务),卖家根本不会出货,买家也很难以低价买到“好东西”。今天,整体估值水平处于相对低位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是非常值得把握的又一次买入良机。




(作者为文化经济学者,西南民族大学副教授)


13126379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