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惠州油画定制网!一家专做手绘油画的工作室 www.youhuadz.cn
全国咨询热线13126379338
当前位置:首页 > 油画资讯 > 画展信息

专家:在线美术教育仍需知识图谱与智能交互

日期:2019-05-28 15:38:35 点击量:78
求美是人的高级精神需求。伴随科技的发展,美育也依托网络这一载体,汇聚了丰富、开放的教学资源,为美育的教学生态带来了崭新变化和多种面貌,实现了多终端的美育环境。


细观当前在线教育网站可发现,其分类模式多种多样,如企业向政府、团体提供具有针对性的在线教育服务,但基本没有美育内容;企业向个人提供教育服务,多是周期短、投入小、目的性强的技能教育;教师、学生直接进行在线教学,主要是中小学全科的一对一辅导;线下教育企业开展线上教学,线上教育企业开展线下业务;“供应商→生产商→经销商→消费者”的在线教育,即将企业、机构、教师与学习者的资源整合在同一平台,如“网易云课堂”与教育机构、老师合作,向学习者提供在线和点播的网络授课资源。


分析在线美育的教学模式,也可发现它们不尽相同,主要包括具备完整教学环节的大规模在线课程。如网易公开课中艺术课程2897门、美学427门、美育8门,以艺术课程最为丰富。在中国大学MOOC(慕课)里,艺术课程有570门、美学135门、美育11门。清华大学的“学堂在线”、囊括了国内外一流大学的1900余门优质课程、覆盖十三大学科门类、其中艺术311门、美学45门、美育2门。北京师范大学今年也推出了一套系统、优质的美育系列慕课群,包括戏剧与影视学、音乐与舞蹈学、美术学、设计学和艺术学理论五大专业,共12门课程,以免费学习和线上学分的方式,推进美育发展和国民艺术素养提升。除此之外,线上艺术大学“那特艺术学院”也利用网络提供全球艺术教育课程与实践,专业方向包括美术学、设计学、建筑学、影视学、艺术学理论、艺术商学等,其艺术在线课程由中外艺术教师使用不同语言讲授,实现了全球优质艺术教育资源的整合。而从全国范围来看,对美育在线课程的时代性、重要性具有超前认识,并对美育慕课有整体建设的机构首推首都师范大学。该校2016年即推出了具有学校特色的美育类慕课群,迄今已有中国美术史、小学儿童美术心理学等11门美育类课程在中国大学MOOC正式上线。


除此之外,小规模在线课程和微课也是在线美育的又一途径。小规模在线课程一般由线下课堂与在线教育的混合教学模式组成,即老师发布视频、布置作业,学生观看学习、完成作业。这种线下课堂与在线教育的混合教学模式弥补了慕课的不足,学生的参与率、互动性、完课率高。我国采用这一模式的大学主要有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等,课程内容涉及程序设计、软件工程、经济管理、工程等,开设学校、课程都较少,没有美育课程。而微课是一种以课堂教学视频为主,教学设计、素材课件、教学反思、练习测试及学生反馈、教师点评为辅的教学模式。这种“知识脉冲”的模式内容精炼、结构紧凑、短时高效,呈现点状、碎片化的特点。美育类微课多运用于中小学,如陕西省“新华美育”在线课堂,由诸多名师讲授的1分钟至3分钟的“美育微课”,为全省学生提供优质的在线艺术教育资源,搭建了陕西美育网络资源共享平台。除此之外,上海、合肥等地也组织过中小学优秀美育教学微课评选等活动。


纵观当前在线美育课程可发现,其分类基本按照学校课程类别而定。一类是核心基础课程,如大学美育、美学导论、艺术史等,讲授基本的美育原理、美育概念;一类是通识拓展课程,如艺术欣赏、艺术技能学习等,以满足个性化选择,达到拓展知识面的目的。而在线美育的具体授课模式则采用直播、录播、双师课堂、一对一线上教学、VR情景教学等不同模式。


总体而言,我国在线美育起步不久,虽有一定发展,但仍存诸多问题,如资源同质、效率不高、缺乏互动等。如何使在线美育提质增效,仍需解决好3个主要问题:


一是建构系统美育知识图谱,以解决资源同质问题。美育知识图谱是运用数学、图形学、信息科学等理论与方法,将美育的所有知识点汇总成一个知识架构图,并用可视化形象予以表现。它的功能在于促进学生对美育知识脉络的理解,学生易于寻找到知识点之间的联系,并跳转其他课程,提高学习效率。


二是精准分析与个性化推送,以解决学习效率问题。在线美育是自主、自觉学习的平台,学生的美育需求、美育接受能力各不相同。这就需要推荐个性化的最佳内容、个性化的学习路径、个性化的学习评价和个性化的美育资源。在线美育资源自带适应性学习服务功能,应根据学生个体数据库,挖掘出他们的审美兴趣、审美领域等,从资源云中调用、推荐逐渐过渡、不断进阶、向外扩展的相关美育资源。


三是智能化教学与学习系统设计,以解决师生互动问题。在线美育系统的智能化基础是对数据进行挖掘、计算和处理,借助大数据技术可实现教师、学生、资源、应用程序、平台、站点、教室等节点的智能化连接。对于教与学的智能化互动,教师可把美育知识点当作教学结构的组织颗粒,并与练习题、测试题相连,同时在学生数据库里记录其学习状态、掌握程度等。还可根据学生的学习状态决定知识链里的下一个知识点学习、调整学生的知识掌握能力等级,以实现师生的智能化交互。


(作者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13126379338